洛裕-

杂食吃很多cp.入很多坑。佐鸣瑞金1827第一。还有很多cp。,

【瑞金】未成年主张(对全世界大喊我喜欢你paro)

可爱

洛裕-:

可爱可爱


小丸子冲锋号:



梗来自→未成年主张:站在天台上对全校的同学大声说出来吧!








对全世界大喊出我喜欢你!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嘛!




格瑞:一个朋友卡库存能与隔壁村草来个大赛的可怕男人!




真男人从不回头数友♂达卡_(:зゝ∠)_








❤未成年の场合❤




~幼鹅圆哦~




幼稚园开园的第一天,负责小班的丹尼尔老师按照传统请小朋友上讲台上大声地说出自己接下来的愿望。“像我希望以后在幼儿园能交到很好很好的好朋友啦!”丹尼尔老师举起一根手指笑眯眯地举例,“因为已经是幼稚园的学生了,希望以后吃甜点的时候不被爸爸妈妈规定只能吃一块啦!什么都可以哦!”




“那么,谁想第一个上来呢?”




穿着幼稚园发放的小猫兜帽外套的金发小男孩“唰”地就把手举得高高的,虽然个头比起同龄人要看起来更加娇小,但一点儿也不显得瘦弱,小小白白的手上五个圆圆的肉坑坑就像酒窝一样看着就觉得溢出了蛋糕店的香气。




“好吧,先向其他的小朋友介绍一下自己哦。”丹尼尔老师笑眯眯地招呼他上去,托着腋下把小孩放到小矮凳上去,“你开学第一天的愿望是什么呢?”




金发的小男孩说话的声音中气十足,按了按自己的帽沿,闭上眼睛,两只手收拢在身边握成拳,好像用尽全力似的用自己奶声奶气的声音大喊:“我叫金!今年四岁啦!”




“我的愿望是、我的愿望是!嗯……”小孩把自己圆圆胖胖的小脸憋得通红,看得一旁的丹尼尔老师都有点儿担心地想先把这傻孩子抱下来喘口气。




“冰淇淋!”




虽然同样是小孩稚气满满的声音,可显然门外这个穿着短袖衬衫和西装小短裤的大班小男孩明显就要性格冷淡多了,抱着自己的小饭盒,板着脸提醒台上的小朋友。明明自己也明显很担心地有抿起嘴,但在那个叫金的小朋友眼里“嘭”地一下炸开满眼星星,亮晶晶地看他的时候,却要红着耳朵撇过头哼一声。看得丹尼尔老师很有些憋不住笑意。




“是的!冰淇淋!”金小朋友又大声喊道,“我希望!”




“在格瑞给我带冰淇淋的时候!姐姐不要趁我不在!偷吃——!”




丹尼尔老师笑眯眯地看之前那个小男孩,“你就是格瑞吧?你们关系很好哦!”




还不等格瑞说话,金就立马窜过来抢答,抱住格瑞小朋友的胳膊,踮起脚用力仰头看个头好高的老师,拍了拍小胸脯,认认真真地说:“是哦!我们是最好的好朋友!格瑞对我最好了!每天都给我带好吃的!”




“哦?”丹尼尔老师带着些调侃地看那个略显早熟的小男孩。




其实也正儿八经才六岁的格瑞小朋友在一群小班小朋友纯洁的注视下红着耳朵撇过头,声音别别扭扭:“笨蛋,又不是专门给你的……”




“诶~~”金仰脸看自己最好的朋友,撅了撅嘴,拉长了声音,“那你要给谁呀?”




“……没谁。”格瑞扭脸才不和那双又圆又亮的大眼睛对视,“就是我自己的。”




“那就是了嘛!”金笑嘻嘻地把脸凑得更近了,婴儿肥的脸蛋看着又软又嫩,“格瑞的东西就是我的!我的东西也都是格瑞哒!”




明明自己也才刚结束报到就匆匆跑到小班这边来的格瑞声音含糊地嘟囔了一句,脸上有一抹极淡的绯色,“……随便。”




 








~小学生呀~




已经升上小学二年生的金小朋友最近非常不高兴。




他趴在教室走廊上的栏杆上用力探出头望自己这层的上头两层,半边身子都探出了边缘,脚也有些离地。看得经过的人一个个都心惊胆战地围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还以为这是什么八岁生日过后全新流行的惆怅方式。




对自己的姿势半点不担心的金歪着脖子看了老半天黑乎乎的天花板,突然大声喊了起来:“格瑞!格瑞!”一旁一心想要及时“抢险救人”的同学们哇地张大了嘴,觉得就算是从小一起玩的邻居,敢这样大声地去叫比自己高两级,还是校园风云人物的前辈还是一件非常大胆的事情。




可金才不管呢!双手撑在栏杆上,脚晃荡晃荡,一点儿也不觉得累地一直喊人家的名字,好像对方不也探出个脑袋来与他来一个相隔两层楼的对视就不肯罢休似的,直到等到上课铃声“哐当当”地响起来,才不情不愿地缩回来,握紧了拳头,满怀志气地对同桌夸下豪言壮语:“我已经打听清楚啦!都是因为他们的班导总是布置好多好多的作业!就是说嘛!我才不信四年级比三年级忙这么多,连陪我一起去公园看奥特曼演出的时间都没有呢!你看吧!他一定会再和我玩的!”




同桌瑟瑟发抖,像只听说自己邻居的小松鼠早起决心去当个骑狼战士的小仓鼠,“你、你要干嘛?”




“哼!”金抱手得意洋洋地保守秘密,“你就等着看吧!”




又是一个早起的升旗仪式。




往常在校长说几句啰嗦的鼓励话之后,操场上的大家就能回教室上早课了。




不过今天……楼顶升旗的台子上和往常比起来总有哪里不一样。




“格瑞——”




金发戴帽子的小学生站在台子上像是用尽全身力气地大喊起来。




被突然当众点名的格瑞在四年级的队伍方阵里面无表情地仰起头,总觉得这个场景非常地眼熟——而眼下的这个情况明显更加严重了。




“臭小子!你又违反校规戴帽子!”地中海的教导主任在楼下跳脚,连忙使唤年轻的老师跑上楼去保证这个熊孩子的安全。




“格瑞——”还是闭着眼睛完全沉浸的大喊。




“你上四年级啦!每天都说很忙!不肯陪我玩!”




他猛地睁开眼睛,看楼下格瑞的眼神嗖嗖地冒着冷气,看着和以往温暖耀眼的小太阳模样完全不同。




他与依然毫无表情的格瑞遥遥对望了一眼,深深地抿住了唇。




“格瑞的班导!”金又闭上眼睛大喊起来,明明气势汹汹地已经大叫了一通格瑞的名字了,可又不向人家继续抱怨了,总之还是要把炮台转向别的人,“我会帮你打扫办公桌!我会帮你拿粉笔!还会给你搬作业!请你不要给格瑞布置那么多的作业!”




“所以格瑞!陪——我——玩——!”




被当众塞了一通贿赂的班导又好笑又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和全校的其他人一起望向依然看着没什么动容之色的格瑞。




总是看着很冷淡的男孩仰头冷静地对人说:“你先下来。”




“那你陪不陪我玩?”金摇摇脑袋,看着就像虚空的那对毛耳朵都沮丧地耷拉了下来。




格瑞面无表情地转头,视线移向自己的班导。




尽管才十岁却已显出了几分少年气的格瑞和还满满是一副幼童模样的金看着已经很不一样了,甚至在面对大人的时候,也能带来一种不容忽略的压力感。




现在,他正以这种严肃的表情冷冷地看着自己的老师。




你看看这个情况,他的班导觉得自己从那张缺乏表情的脸上看出了一句清楚又明白的话:下次要留多少作业,你看着办吧。




唉。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了不得。班导摇头,摸着后脑勺叹气,“好啦好啦。”




格瑞立刻转头又望向楼上的金。从小玩到大的竹马竹马只要一个眼神就充分明白意思了。




金像只第一次出门跑圈的小奶狗似的欢呼着跑下来,一路兴高采烈地直冲到格瑞的队伍前,还隔着五米就开始助跑跳到人家的身上去了。




“……”格瑞毫不留情地把人丢到一边去,“不许乱跳。重死了。”




那你先就躲开嘛。




旁观的群众纷纷遮眼,表示真是没眼看。








 




~初二生啦~




“今天又有女生想要去找格瑞表白了。真受欢迎啊可恶!”




“就是!像我们这样的人根本就得不到女生的喜欢嘛!”




“金!你和那家伙的关系那么好,你就不会羡慕他的受欢迎吗?”




“这有什么嘛!”金整了整自己的帽沿,半点也不放在心上地灿烂笑起来,拎着便当盒脚步轻快地往高中部跑。




“……唔听缩里坠近六被铝森表白啦(我听说你最近又被女生表白啦!)”金从格瑞的便当盒里夹了一个蛋卷,把自己的嘴塞得满满当当。




穿着高中部制服的格瑞语气平淡:“说话,还是吃东西,只能选一个。”




“那女生是我们这一级最好看的女孩子哦。”被说过好多次的金半点也不放在心上,咽下了口里的,又探头在格瑞的便当盒里眯着眼“寻宝”,“他们都说你可受欢迎啦,还问我羡不羡慕你呢哈哈!”




格瑞的筷子微不可查地停滞了一下,又接着之前的动作从金的便当盒里夹走了一些青菜,“那你怎么说?”




“诶?”金迷茫地歪头看了他一眼,“当然是没关系啦!”他拍拍胸脯,满脸自信,“我也不比你差的嘛嘿嘿!”还总被同班的朋友总结,明明看着也就是个像大部分同龄的傻男孩们一样偶尔喜欢翘着长鼻子吹逼的普通男孩子,却总是容易吸引非常理能判断的奇奇怪怪女孩子们的青睐。真是年级一大谜题啊!




中午的太阳总是非常暖和,头顶天空敞开了怀抱供飘絮状的云朵慢悠悠地蜗牛爬,被禁止学生驻足的楼顶上除了总把教头的跳脚不放在心上的嚣张二人组以外没有别的人上来。格瑞侧头看身边的男孩子,像是有在认真听对方啰嗦今天乱七八糟的上午生活。




明明有着一头灿烂无比的金色头发,却总是喜欢把那些阳光大部分地藏在帽子里头,没心没肺、眉飞色舞、轻快又无忧无虑地说着话,到了自己觉得好玩的地方就带出了听着喜滋滋的笑意。




“看我做什么?”金转过头,笑嘻嘻地冲人挤眉弄眼,原本总容易显得轻浮不正经的表情在这个男孩的脸上却只剩下了介于小孩与少年之间的调皮劲,“终于察觉到我的魅力了吗?”




“……”格瑞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地平移开视线。




“那个我说呀,有那么多的女孩子喜欢你,你就真的一点点、一点点,”金在自己眼前捏出一小条指甲缝,“一点点的感动也没有么?”




“为什么要感动?”格瑞语气平淡地问他,那股纯粹的疑问之意看着就好像在说,他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




“因为她们都很喜欢你呀,愿意为你化妆变漂亮,为你变得说话软绵绵,为你天天都很开心,笑得好像一年份的可爱全都溢了出来!这样努力的哦?”




“是吗?”格瑞一副明显不放在心上的模样,看样子就是牛奶盒上奶糖的百分比也比这个问题更值得关注。




金半点儿也不被过于简短的回复打击,用勺子在饭盒里舀汤,“我的话就会很感动哦!”他伸出一根手指,冲格瑞眨了眨眼,“如果我喜欢格瑞,我肯定也会拼命让自己变得超级可爱、不对,是帅气!为了你把自己变成最厉害的人哦!”




格瑞慢吞吞地吸着牛奶,“哦。”




“当然!”金得意洋洋地哼哼,“我本来就喜欢格瑞!”




不喜欢的人就算用可爱做成糖果的城堡,那也只是会过于齁甜的滋味,但若是喜欢的人出现在眼前,就算是生气的样子,无赖的样子,抠脚的样子,也都会在空旷的冰原上开满一簇又一簇盛满花蜜的花朵,让阳光直射到冰川融化、冰河开始流动,把所有的阴霾、不开心和烦恼通通都赶跑,也一点儿不觉得厌烦。




格瑞静静地看了又忍不住说这种话的金一会儿,又转过头看天台以外,“……笨蛋。”




在这里,像拥有那种青春期烦恼的他,面对这样的话要说些什么好呢?




“你已经不必要再变得更加可爱了。”




“我也喜欢你。”




“那交往吧。”




——一个都不行。




格瑞冷静地听着那句喜欢后头紧接着的:“因为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嘛!”




格瑞把牛奶吸到底,空盒子发出最后一声大声的吸允声,好像正在气哼哼地抱怨。




“哼。”他表情平淡地敷衍了一声。




“什么哼呀?难道你不信吗?”金不服气地把饭盒盖好,在看到格瑞始终平静无波的眼神时,气哼哼地一昂头,“我可是最喜欢你的人!等着瞧吧!我一定要让你体悟到我的真心!”




格瑞一看他那副样子就知道等下的哪个时候又要搞出哪种大新闻来。可他半点阻拦的意思也没有,眉毛都不动一下地任凭那人雄赳赳气昂昂地迈步回自己的教室。




就算总被说暧昧的话,容易引起联想的话,也决不能单纯地往自己想的那个方向去理解。哪怕口里说着最好的朋友,却在周末的时候像只被人用肉骨头诱拐的小狗,摇着小尾巴跟着别的好朋友跑掉,也不要觉得烦恼。尽管总是容易为了别人的事情把自己扔进难以解决的处境,也没有抱怨的必要,把人直接拎回来就好。




不管怎样,格瑞把空盒子扔进垃圾桶里,可爱的女孩子也好,成熟的大姐姐也好,哪怕是更加帅气厉害的男生也好,从婴儿时就一直在一起的关系,再怎样都不会轻易地改变。早已习惯两个人在一起的生活,又怎么会简单地再去习惯一个人的日子?




格瑞趴在自己的课桌上,闭上眼睛感到窗外的风把自己的额发吹到脑后。




最好的朋友,可靠的兄长,总是及时出现的守护神,永远也不愿意分离的唯一,只是“朋友”的头衔还挂在胸前罢了,哪里有值得着急的必要?




“各位同学们,马上就要到我们的放学时间了,让我们精神——喂!等下!同学!同学!”




“咳咳,大家听得到吗?”




整个学校的人都懵懂地往那个巨大的喇叭上瞧。




“我宣布!”




依然是熟悉的中气十足的开场白。




“我和格瑞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冬天很快就要过去了,春天的太阳又要再一次晴朗朗地、无比耀眼地、非常暖和地、一直以来都没有改变过地出现在蔚蓝色的天空与海浪上。




“我要和格瑞永远在一起!”




好哦。格瑞躺倚在樱花树上,把书页拉下来遮住笑意。光秃秃的树枝上粉红细小的花苞藏在嫩芽之后。




那就这样吧。








 




♂成年人の场合♂




“怎么就完了嘛!”金抱着格瑞的手臂,用下巴在对方坚实的肱二头肌上蹭蹭,“哪有新婚两个月就变冷淡的么!”




格瑞把他的手扯下去,语气认真地解释,“明天你要去开会。”




“那我也有体力!”金满脸“你居然质疑你男人能力”的嚣张表情。 




 作为一个意志坚定的体贴男人,格瑞扭脸进行了好一番艰难的心理活动,“……不行。”尽管反映在脸上,他也就皱了皱眉,丝毫没有让天生就该是“乐天”代言人的对方领会到自己那一堆复杂的取舍环节。




 金眯着眼看了他好一会儿,依然满心一派今朝有劲今朝干♂,明日有事明日瘫的乐天原则。




“唰!”金猛地打了个滚,到床边缘去打开窗户,张口就大喊,“格瑞是一次郎——!




一次郎!




一次!




一!




!”




“回来!”格瑞额上青筋一跳,握着人的脚踝就硬给拖了回来。




格瑞眼神深邃,面容严肃,难得光用一个眼神就清楚地表明了自己强烈的想法:怕不是想死在床上?!?!




金眉头一挑,相当不怕死地开始吹逼:来啊!不服来操啊!




“哈?”楼下传来了某个单身狗的惨叫。




“半夜硬塞狗粮的吗?!?!烧你哦gay男男!!!”






评论
热度 ( 44 )
  1. 洛裕-洛裕-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
  2. 洛裕-小丸子冲锋号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可爱
 

© 洛裕- | Powered by LOFTER